当前位置: 首页  文化  评红楼梦

红楼梦中元春的判词和贾雨村的对联与宝玉和薛宝钗有何联系?

编辑:求历史网 - Www.22311.Net 发布时间:2022-12-29 12:37:15
 

红楼梦中元春的判词和贾雨村的对联与宝玉和薛宝钗有何联系?“遥望历史的河流,感受历史的沧桑,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走进了解。出生于大年初一的元春,从出生到入宫,被寄予了家族复兴的厚望。《红楼梦》第五回《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》用判词预示书中女孩儿们的命运,元春的判词上面“画着一张弓,弓上挂着香橼。也有一首歌词云:二十年来辨是非,榴花开处照宫闱。三春争及初春景,虎兕相逢大梦归。”

判词中的虎兕相逢历来引起很多争论,个别版本甚至印刷为“虎兔相逢”,误导了许多读者猜测为属相虎与兔。兕读音“sì”,意思是犀牛。其实“虎兕”是一个固定的汉语词语,比喻凶恶残暴的人。判词的意思是元春卷入了险恶的政治斗争,最终命丧黄泉。

image.png

“虎兕”一词,典出《论语·季氏》。原文为“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是谁之过与?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“老虎和犀牛从笼子里跑出来,用于占卜的龟甲和用于祭祀的玉器在匣子里被毁坏,这是谁的过错呢?”

由孔子的这句话,让我联想到了贾雨村所做的一副对联。第一回《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》,贾雨村对着中秋月吟了一首诗,感慨生不逢时,长叹之余,“复高吟一联曰:玉在匮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。”

这一对联,表面看起来是抒发贾雨村怀才不遇的郁闷,其实里面嵌着三人的名字:贾宝玉(玉)、薛宝钗(钗)、贾雨村(字时飞)。脂砚斋在甲戌本有两条批语,侧批: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;夹批:前用二玉合传,今用二宝合传,自是书中正眼。由此可见,此联暗示了宝玉和宝钗的结局。

我们不妨梳理一下贾府败落的大事。当虎兕出于柙的时候,也就是红楼梦开篇之后的第三年,元春殒命。贾府失去依靠,获罪抄家,男丁下狱定罪,椟中之玉被毁即宝玉身陷囹圄。女眷被发卖,“钗于奁内”可以解读为:宝钗恰巧回娘家,不在贾府,得以逃脱。因为古代大婚时的妆奁也就是女性的嫁妆,所以暗示宝钗被娘家庇护。

“待时飞”三字比较令人费解。时飞是贾雨村的字,贾雨村这人的品行极差,不可能营救宝钗。宝钗也不可能像有些人猜测的那样嫁给贾雨村,原因就是 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 的曲词,预示宝钗在宝玉出家后洁身自爱,终身守寡。

另外,在第六十二回《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》,宝玉、宝琴、平儿、岫烟四人同一天过生日,姊妹们在红香圃喝酒行酒令,探春与宝钗射覆。探春覆了“人”“窗”两个字,用的是“鸡人”“鸡窗”的典故,宝钗射了“埘”字,用了“鸡栖于埘”的典。

“鸡栖于埘”典出《诗·王风·君子于役》:“君子于役,不知其期,曷至哉?鸡栖于埘,日之夕矣,羊牛下来。君子于役,如之何勿思?”这首诗描述了妇人对服役丈夫的思念。这个细节,为八十回后二宝大婚,宝玉出家,宝钗在家苦苦守候,埋下了伏笔。

既然宝钗不可能与贾雨村因为婚姻发生联系,那么,让我们转换一下思路。上联说的是宝玉落难,下联也许作者想说明宝钗也是因为贾雨村而落难!

贾雨村是一个贯穿全书的人物。他先做了甄宝玉的老师,又当了林黛玉的老师,并且陪黛玉进京入了贾府。被贾政举荐复职后,他徇私枉法乱判了薛蟠打死冯渊一案,牺牲恩人之女的幸福换取进身的阶梯。

薛蟠带着妹妹宝钗、母亲薛姨妈和抢来的香菱,进京投奔贾府。后来贾琏陪黛玉回扬州奔丧,返京途中作伴的恰巧还是贾雨村。他做了京官后,来拜见贾政,回回要见贾宝玉。到了第四十八回《滥情人情误思游艺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》,平儿对宝钗大骂贾雨村是“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!”

image.png

也正是这一回,作者借平儿之口,说了石呆子的故事。石呆子穷困潦倒,家里却藏有二十把上好的“湘妃、棕竹、麋鹿、玉竹”“古人写画真迹”扇子。贾赦让贾琏去买,石呆子宁死不卖。贾雨村听说后,诬陷石呆子拖欠官银,把他关押起来,抄没扇子作价送给了贾赦。贾赦质问贾琏,贾琏良心未泯,说:“为这点子小事,弄得人坑家败业,也不算什么能为!”于是被贾赦痛打。

脂砚斋的批语,多次称呼贾宝玉为“石兄”,书文中还几次说起宝玉身上有呆气。石呆子完全可以看作是贾宝玉的影子,石呆子的故事也就是宝玉结局的伏线。湘妃暗示了黛玉,麋鹿影射“蕉下客”探春,这个细节预示着贾府落难后,宝玉拼死保护众姊妹,怎奈势单力孤,被诬陷下狱,无助的黛玉、探春一同和亲远嫁。宝钗虽一时逃脱,却被贾雨村举报,散尽家财方保全宝玉、宝钗二人性命。

元宵节元春省亲点的第一出戏《豪宴》,庚辰本脂砚斋批语:《一捧雪》中伏贾家之败。《一捧雪》写的是明朝嘉靖年间,奸相严嵩父子当权。严嵩之子严世蕃索取莫家祖传一捧雪玉杯,莫怀古送上了一件赝品。莫家的门客汤勤,觊觎莫怀古的小妾雪艳,告发了赝品一事。严世蕃震怒,莫家的仆人莫成替主人赴死。汤勤以举报此事为要挟,要纳雪艳为妾。雪艳在洞房之夜,刺死汤勤,然后自刎。

这是一部悲剧,但是其中《豪宴》,是比较热闹的一出戏。严世蕃为莫怀古接风洗尘,莫怀古将擅长裱褙字画和鉴赏古董的汤勤举荐给严府。宴席上的侑酒曲目《中山狼》,预示了汤勤日后忘恩负义、反噬恩人。

贾雨村就是戏外的汤勤,辜负甄士隐在先,陷害石呆子在后,攀附上四大家族,换来步步高升。八十回后,待贾府式微,他必定会投靠对方势力,落井下石陷害贾府中人。不过,就像甄士隐解注的《好了歌》:“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杠” ,甲戌本侧批:“贾赦、雨村一干人。”那样,最终贾雨村也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场。

本文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