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 文化  评红楼梦

红楼梦中宝钗为何会被评为薛宝钗、韵极?

编辑:求历史网 - Www.22311.Net 发布时间:2023-01-13 11:08:50
 薛宝钗一向端庄大方内敛稳重,获得贾家上下好感。这样少年老成的女孩子,又有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之称,按说与行为出格无关。不过有一回却被脂砚斋评为“媚极”“韵极”。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

  (第十八回)宝钗笑道:“你只把‘绿玉’的‘玉’字改作‘蜡’字就是了。”宝玉道:“‘绿蜡’可有出处?”宝钗见问,悄悄的咂嘴点头【庚辰侧批:媚极!韵极!】笑道:“亏你今夜不过如此,将来金殿对策,你大约连‘赵钱孙李’都忘了呢!唐钱珝咏芭蕉诗头一句‘冷烛无烟绿蜡干’,你都忘了不成?”

image.png

  贾元春省亲夜宴,贾宝玉当众作诗,宝钗因“绿玉春犹卷”的绿玉被贾元春不喜,劝他改为“绿蜡春犹卷”。贾宝玉一时才竭,想不起“绿蜡”出处,被薛宝钗“咂嘴点头”调侃一通。 脂砚斋对薛宝钗当时神情的评语就是“媚极”“韵极”。

  所谓“媚极”,是女子的娇媚样子。薛宝钗平时稳重,很少释放天性,不过十五岁年纪大有老成姿态。也是贾元春省亲大场面一辈子难得见到,身心愉悦又在宝玉面前,才难得一见出现“媚态”。

  “韵极”,又是一种状态。宝钗的“媚”不轻易显露,更显珍贵。其风情风韵余味悠长。按说贾宝玉应该“见猎心喜”,就像难得为平儿、香菱尽心尽力的畅意才对。可惜他当时因姐姐考教作诗,焦头烂额之下无心旁顾,浪费了宝钗一番风情。

  牡丹花签形容薛宝钗是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,不过此无情非没有感情,而是不轻易动情。

  脂砚斋在“媚极”“韵极”之后也有针对“无情”批语[庚辰双行夹批:有得宝卿奚落,但就谓宝卿无情,只是较阿颦施之特正耳。]

  宝钗的无情是比较黛玉的有情。她之情,唯有对贾宝玉而动。

  第八回“比通灵金莺微露意”,因二宝互看“金玉”,薛宝钗想也没想就在贾宝玉面前解开外衣扣子,露出里边穿的大红袄。此举不可谓不大胆,也是薛家商人家庭礼教不周的瑕疵。

  贾母第五十四回借“掰谎记”攻击薛姨妈不知礼,并非没有根据。从薛家住在贾家不走,到图谋金玉良姻,呈现的就是他们无礼的一面。而薛宝钗当众解衣,无疑是为贾宝玉而来,毫无避嫌也是一种“媚”。

  第三十六回“绣鸳鸯梦兆绛芸轩”,薛宝钗在袭人出去走动,要与贾宝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形下,没有避嫌告辞而去。还代替袭人,为睡梦中的贾宝玉看顾蚊虫,绣鸳鸯肚兜,不能不说更是一种情不自禁的“媚极”“韵极”。

image.png

  世人只知宝黛爱情你情我愿,殊不知金玉姻缘,薛宝钗也付出了一腔热情。她屡次在贾宝玉面前呈现动人的“媚”,并非世俗的勾引和不堪,而是情不自禁的真情流露。

  宝钗性格严谨稳重近乎刻板。看她人生极少有年龄相符的青春气韵。像第二十七回宝钗扑蝴蝶,是极其罕见的天性流露。

  薛宝钗只有在贾宝玉面前才会释放一丝风情,代表有情。奈何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”,贾宝玉全部心思已经被林黛玉牵绊住。

  (第三十六回)这里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,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:“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?什么是金玉姻缘,我偏说是木石姻缘!”薛宝钗听了这话,不觉怔了。

  “不觉怔了”,是对宝钗的“媚极”“韵极”背后情感的严重打击。

  “最难忘却故人事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”,是宝黛钗三人情感的纠葛,也是薛宝钗人生悲剧的体现。她偶尔泄露的天性那么美:堪称“媚极”“韵极”,可惜无人赏析,徒留青春失去人憔悴。可叹!

本文标签